高志丹认为,比起前两届冬奥会,中国短道速滑项目金牌数有所下降,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。